作为一个十年的惠斯勒Local, 我个人认为向越来越多的中国滑雪者介绍惠斯勒最新的吃喝玩乐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了。这次的新东西就是我们昨天刚刚去做过亲身体验的 - “浮疗”。
West Coast Float是这家公司的名称,既是惠斯勒最新的公司之一(为了这个雪季才成立的,2014年11月), 也是加拿大西部唯一的一个这种类型的公司。
漂浮(Float),顾名思义,就是飘在水上。从技术上来讲,是在深度仅50公分,温度37度的水中,溶解650磅Epsom Salt(泻盐)。鉴于高浓度盐水的浮力非常大,所以躺在水中时人就不会沉下去,只会漂在水面上,但加上了为此专门制作的隔光隔音的浮疗密封舱,就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养生和治疗效果。
下面就是我们拍的图片,给大家一个简单的视觉介绍:
IMG_5189IMG_5190
这个舱盖儿是可以关闭的,再把内部蓝色的照明灯一关,就让你体验了重新回到了母亲身体中无声,无光,无重量的感觉,让你彻底达到了精神和肉体的绝对放松。“浮疗”,是始于1954年的一种医学保健疗法,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包括概念,材料和科技的不断更新和完善,已经是一种非常成熟的技术。可以达到很多一般传统治疗方法无法达到的效果, 包括对一般患者的解痛疗伤, 舒缓压力,甚至乘长途飞机产生的时差, 对运动员减轻肌肉,关节的压力,加强技术发挥的精力集中,以及所有人都能够受益的深度持久的放松,加速痊愈长期伤痛,减缓忧虑和压力等,虽然我实在懒得一一列举他们在小单张上为了推销所引列的无数益处和反馈者们的实例,不过作为惠斯勒一种崭新的体验,我确实建议如有可能大家都应该去试试。
这个公司规模不大,每次只能同时接待最多6个人,有两个单人舱,一个双人舱和一个双人池,每个舱或池都是在独立密室之内,与其他部分全面隔绝的,绝对不用担心在浮疗期间被人打扰或窥探。布置大致如图:
IMG_5194
营业时间是早10点开始,每两个小时整开始一个疗程,每个疗程90分钟,晚8点是最后一个时间段,晚10点关门。程序是塞耳蜡(防止盐水浸如何隔音),冲澡,然后进入密封舱后自然躺倒,左手有两个开关,一个是灯光,一个是密封舱盖的控制,全关闭后鼓励不思不想不动,进入深度睡眠,但不必担心空气流通:舱盖儿关闭后还有空隙与外部联通以保持空气新鲜,也不必担心过时不醒:90分钟后灯光会自动恢复,舱盖儿也会自动打开。
个人消费是每个时间段89.00加币再加5%的税,如果3个人同去可以有优惠价,即70.00一个人。 或可以1个人买个3次票,也是每次70.00。如果个人通过我来介绍,也可以拿到70.00的价格。
我的个人体验是:对于我们这种身体素质超好的人(吃得好睡得好,随随便便在3个小时内滑个7000米落差不觉得累)来讲,可能仅仅泡一次的效果未必很明显,但至少感觉到肌肉的舒缓放松等于24小时的充分休息,这是90分钟按摩达不到的效果。而作为一种长期的休息保健疗法,我觉得还是非常值得推荐的:泡在密封舱中的失重和彻底放松的感觉太AMAZING了。
以下是他们网站的截图:

IMG_5191

Screen Shot 2015-01-27 at 12.20.55 AM

Screen Shot 2015-01-27 at 12.21.06 AM

Screen Shot 2015-01-27 at 12.20.26 AM

Screen Shot 2015-01-27 at 12.18.53 AM

Screen Shot 2015-01-27 at 12.20.05 AM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

Snowcat俗称雪猫,其实就是雪场压雪道的履带车,只不过把驾驶舱后边装配了一个可载12个人的座舱。用这个东西把滑雪者送到山上去滑雪就是所谓雪猫滑雪,由于滑的雪也都是在人迹罕至从无人践踏过的山上(直升机滑雪滑的雪也不过如此),再加上运输成本低,所以这是一项比较普罗的运动,很多人都玩得起。因此这一运动相当普及,大家都认为这是一种性价比很高的活动。以下图片就是雪猫:

P1060083

从雪量,雪质,地形,交通等诸方面综合评比,现在大家一致公认加拿大BC省是全世界最好的滑雪地,尤其是高端滑雪项目。BC省坐拥全世界80%的直升机滑雪公司和雪猫滑雪公司(我粗略根据6年前的一张资料图数了一下,有35家直升机公司,22家雪猫公司)。因此也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滑雪爱好者到这里来过瘾。

我本来就对这一活动极感兴趣,但从未参与。这次早就听说国内有十几个人14年底相约来BC省内陆来滑雪猫,他们本来是参加两个不同的团(一个是Mustang公司3天团,一个是Chatter Creek4天团),但参加者之一李东辉因旧伤复发无法坚持改变主意,就把第二团的一个名额免费让给我了。我是属于运气非常好的一个人,这次又是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来了,特此致谢。
这次参加的是 Chatter Creek雪猫公司的4天团。这个公司的基地位于BC内陆,距离Revelstoke120公里,接待站就在横贯加拿大1号公路旁边,但要程直升飞机才能到达他们可招待36个客人的基地。我们参加的4天团从12月27日开始,结束在12月30日。在这之前原来有8个或2天或3天或4天的团始自12月2日,但都因降雪太少而取消。所以我们这个原定的第9团反而成为这个雪季的第一团。以下就是来接送客人去基地的直升机:
IMG_4950
Chatter Creek公司这次有36个人参加雪猫滑雪,我们的4天团价格是2726加币,到了1月高峰期达到4217加币,还一坐难求。所以要参加多日雪猫滑雪一定要提前一个雪季报名,否则只能面向空隅。雪猫滑雪由于成本低,所以价格也便宜,说实话,和直升机滑雪没什么实质上的区别,滑的雪都是一样的,都是在人烟稀少之处滑没有人碰过的处女雪,直升机能去的高度,雪猫也能去,只不过爬得慢点,但还是能去,以我这次做的记录来比较,高度都是在海拔2200米左右开始。我以前所参加的直升机滑雪的高度一般视情而定,从2200高度开始的时候也很多。由于价格便宜(直升机滑雪一般4天团高峰期起码8400加币),吸引了很多滑雪者,毕竟只花一半的价钱就可以得到几乎一样的享受,所以性价比高是大部分人一致的看法。从参加者来看也反映出这一特点,直升机滑雪参加者很少见到加拿大人(可怜的加拿大人普遍太穷,玩不起),因此80%是来自美国或欧洲的人,从职业来看也都是高收入的私人企业家,医生,律师等,而我们这次见到参加雪猫的36人中,起码有15个是加拿大人,带家庭的也挺多,有的人还带了十几岁的孩子来,有相当多的挣普通工资的劳动人民。以下这张图片背景后面的就是来自多伦多的14岁小男孩:
IMG_4967
此次的中国团有10个人参加,组织者是一个来自台湾的单板女将Sussy。她是嫁给了一个美国人,特好滑雪,从2007年开始,每年都来Revelstoke住一个雪季3个月,每次起码参加20多天的雪猫滑雪。以前我曾经介绍过从东北定居到Revelstoke的老安在这里开了一个旅馆,也是酷爱滑雪,见到中国人就特亲。国内很多滑雪者来到Revelstoke无不受到老安的热情接待,通过老安和他的太太谢小玲女士,中国滑雪者们认识了Sussy并由她组织了2014年12月下旬的两个多日雪猫团。以下的图片是Sussy和谢小玲跟大家的合影:
IMG_4964

IMG_5098
由于今年降雪不足,山上还有许多地方覆盖不够厚,地形的凹凸比较明显,但不管怎么说,至少到处都有不少于30公分厚的浮雪盖着120公分的积雪底子。虽说大部分地方一脚踩下去见不到底,但滑到海拔稍低的地方还是会碰到冰壳,容易打滑。天气不太好时能见度差,就多滑些滑树林,阳光普照时就滑开阔地,任你撒欢儿。总之还是非常过瘾。以下是一些活动和风景照片:

P1060150

IMG_5033

IMG_5037

IMG_5054

P1060084IMG_5022

IMG_5117
IMG_4989
滑完雪回到基地休息,有热水池泡,可以放松。但玩得太高兴,就开始表演8个顾命大臣向东宫挥手表忠心,东宫也非常进入角色地要考虑晚上翻那个牌子。晚上在大厅中还有各种游戏,包括台球,这是国际比赛的一个镜头,不过中国选手们太出色了,老外输了很多罐啤酒:

IMG_4996

IMG_5029

包括我,有10个中国人参加这次的4天雪猫滑雪团,其中有5个人是以前来过惠斯勒跟我一齐滑过雪的人,计有北京沈狼,老石,毛毛,心情,深圳高军, 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见,包括北京天竺劳工,Downhill,上海alson以及组织者台湾Sussy。由于雪猫组团是12个人一组,我们中国团就掺了两颗砂子,是一对北欧的夫妻,都是用Telemark板的,技术很好,我当然是只跟异性拍照了,以下就是我跟Carmela的合影:
IMG_5061
对比直升机滑雪,雪猫滑雪的性价比显然占的优势就是价格。但由于雪猫的速度太慢,一天滑的落差就差得太远了。根据我做的记录,我们雪猫滑得最多的一天,也不过就是8趟,落差2200米,距离7.5公里。而对比我们滑直升机,至少12趟多则15趟,落差最高者达到8200米,距离35公里。雪猫上山时爬个1000米的坡要半个小时,直升机飞到海拔2900米也顶多5分钟。因此直升机对于雪疯子来讲是非常过瘾的,雪猫则更适合初次尝试野外粉雪而又想悠悠闲闲的人。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

中国人学滑雪的热潮正在兴起,包括惠斯勒,每天都有很多中国人来滑雪。现在学滑雪似乎成为一种时尚,尤以温哥华的华人,都知道请私教,而且越请越贵。我想说的是,想要学好滑雪,就一定得有人教,就一定需要教练,从我们这些过来人的经验,滑雪的学习是无止境的,滑得越好,就越能享受滑雪的乐趣。因此每个人在学滑雪方面都下过功夫。哪怕像我这个最恨下苦功练习的人,也知道上个课,考个教练证,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滑雪姿势和动作,自己没事时也知道按照正确的方式去练习。由于惠斯勒满山都是高手,耳濡目染之余,虽说技术不怎么样,但至少是练出点眼光,能一眼看出满山滑雪的人中间哪几个人是滑得好的,哪个人滑的大致问题在哪里。

我曾经说过,Margot工作的日本店的老板Tom从84年就成为4级教练(加拿大滑雪教练的最高等级),他不能容忍他手下的工作人员滑不好雪,因此经常给自己的员工上滑雪课培训,Margot因此受益不少,我也跟着蹭了不少油水。不过我们俩从来不是刻苦的人,每当好雪时就经常逃课,Tom则经常对我们俩的不求上进摇头叹息。但其实我们都知道自从10年前搬来惠斯勒,我们的滑雪技术得以提高,Tom是居功至伟的。
书归正传,又回到学滑雪。惠斯勒的滑雪学校是北美最大的滑雪学校,光双版的教练就有1200,再加上单板教练及其他各种兼职或文职人员,洋洋洒洒达1600多人。近年来为抓紧中国人的市场,特地增招了若干中国教练。我曾经说过,我这个人是最没有耐性的,为了自己能滑个好雪玩个痛快,不愿意到滑雪学校任教的,生怕错过任何一个Powder Day。惠斯勒滑雪学校也知道这一点,特地降低了门槛来吸引有滑雪教练执照的中国人:每季只上24天课的专职私教中国教练。就是说,应俜后如果有中国人上私教课(学费颇贵,半天540,全天800),那就是你去教,如果没有那么多的私教,那就去儿童滑雪学校教课,只要教满24天就行(今年更降至12天)。但仍然享受滑雪学校的全部福利,包括免费季卡(1700加币),非常漂亮的始祖鸟全套滑雪服(1200加币不止),在山上吃饭的半价优待……不一而足。但由于住在惠斯勒的华人太少,只有4个东部搬来住在惠斯勒或附近的中国人受俜加盟滑雪学校(即Lupo,莉莉,大斌,仙人掌),温哥华40多人的滑雪教练群里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惠斯勒任职(哪怕是兼职),幸亏来惠斯勒上课的中国人基本上都能懂英语,所以还不至于让惠斯勒的滑雪学校太难看。其实惠斯勒滑雪学校还是有另外几个中国人教练,但不是大陆的,或香港或第二代华人(只有一张中国人的脸,基本不会说中国话了),而且也不住在惠斯勒,所以我们基本不熟识。
温哥华的中国人对于让自己的孩子学滑雪很舍得花钱(现在最时髦的儿童教学就包括高尔夫和滑雪),请教练是绝对正常的,教练越贵就证明越有能耐,本事就越大,虽不可一概而论,但没有金刚钻又何敢揽瓷器活。温哥华华人教练群中户外社团公布的价格是当地雪山3小时200,惠斯勒带人600一天,但仍然有很多人趋之若鹜(有需求就有市场)。有的温哥华家长为了孩子滑雪,请温哥华教练到惠斯勒教学,包交通,住宿,雪票后还每天付至少600的学费,这还是5年前的价格,其代价远超惠斯勒滑雪学校的私教课。如今价钱更贵,但华人教学确有出人新裁之处,有的教练把考级分步骤,一级教练需要哪些动作要求,2级教练又需要哪些动作要求,根据需要制定课程和教材,果然就有人才学滑雪不到一季就通过了2级教练考试拿到教练执照,成绩斐然。这在白人圈子里是很难看到的。
加拿大的滑雪教学,都是由通过考试的教练来教。CSIA(加拿大滑雪教练协会)的教学还是有其科学性的,从加拿大在奥运会上能拿到的成绩就可以看出这个国家的滑雪运动还是比较普及并且在国际上还能排上个滑雪大国的。温哥华的华人教练群,基本上都是大陆的,虽说这里还有很多香港台湾的滑雪者,但至少目前尚少沟通,这一群体的人基本都是平常玩在一起滑在一起的。平常滑雪时经常身上拴一块红领巾做记号,每日当地雪山上哪怕事前不招呼,也有20/30人在山上玩。最近温哥华当地雪不好,每天都有人来惠斯勒滑,现在我上山,除我们惠斯勒当地人,每天都能碰到温哥华来的人,很多都不认识,但从红领巾就可以知道是教练群的人。有时联炔而滑,颇多乐趣。如今圣诞新年期间,来的人就更多。今天我除了跟几个闲来滑雪的温哥华教练们在7th Heaven滑了个痛快(23公分的新雪),在饭厅和山下又碰到几个在温哥华都是小有名气的教练(都是带了学生来的),看来大陆中国人滑雪活动正在蓬勃发展,温哥华和惠斯勒也正在被中国人逐步占领。

IMG_1209

photo 3

DSC01654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

近几年,大陆出国滑雪的人越来越多,不外乎是日本,欧洲,北美。但来过惠斯勒的人,回头率是相当高的,惠斯勒的好看,好玩,再加上交通方便,能吃上中国食品,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惠斯勒之所以能吸引回头客的原因。但一个滑雪地能吸引人最重要的因素,并非雪质干湿,温度高低,山形陡缓以及地形是否多变,而是你是否能熟悉这个地方,也就是趣味性。说句实话,讲雪质,惠斯勒比不上日本或Vail; 讲吃和泡温泉,那日本就更胜一筹; 讲价格,Vail的Epic季卡是无与伦比的; 可我们在惠斯勒得到的乐趣,却是任何地方都无法相比的。原因非常简单:我们熟悉这里。
住在惠斯勒十年,每个雪季上山超过120天(最多的一年是152天),还不敢说知道了惠斯勒每一寸土地,走遍了惠斯勒每一条雪道, 除了说山太大,地形变化太多,关键是太好玩,哪有心思去专门寻幽探奇。仅仅是滑雪,走不同的路线,就非常好玩。从每一条缆车顶滑到缆车底,对于我们来讲,就有很多选择,Emerald包括Green Acre, Ratfink,Chunky’s Choice; Red可以走Pale Face(俗称小白脸),转Wild Card或Jimmy’s Joker,如果雪好,走Goat Gully。其他无名山道更不用提,每个缆车至少有不同的十种组合路线滑到缆车底。很多地方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还是对大山不算熟悉的选择,那些住的时间比我们长得多的老当地滑雪者,更是知道无数的不传之秘。
我想讲的就是,滑雪就是为了好玩,尤其是住在惠斯勒的人(至少我所认识的惠斯勒当地人),更是如此。第一点就是钻技术不刻苦,其实就是懒(玩物丧志),不愿意花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去刻苦练技术(我有点以偏概全,其实我是最懒的)。只要一下好雪,我是宁可满山瞎滑,绝不会耗在雪道上练技术。第二点就是不愿当滑雪学校的教练,不想丧失一点自己滑雪的自主程度。我认识的很多当地人,甚至已经是4级(加拿大的最高级)教练,都是保持一个自由身,不愿在滑雪学校任教。跟他们聊起来的时候,都是说要自己滑个自由。可见玩个痛快是人的天性。我的人生哲学之一就是凡事顺其自然,那就只好任其发展了。
近几年,认识了很多来滑雪的中国人,趋势是越来越多,东部搬过来的已经有2家及3个单身(有两家买了房要长住); 大陆做长期打算的人也不在少数,买了房的就有6家,前年来住过一季还打算明年再来住一季的人至少有两家。而且大家都渐渐认同在这里买房是一种生活方式(Life Style),而并非将投资回报作为买房的唯一考虑。为什么大家选择惠斯勒,对于回头客们来讲,至少有一点就是好玩。当然熟悉地形和雪道是必不可少的。刚来时我带着熟人一起滑,现在是我死皮赖脸巴结着跟熟人滑,人多热闹才好玩。
惠斯勒山大雪道长,一般来讲每条雪道的平均落差是500米,长度平均也要3000米,对比起国内或东部来讲就太长了,很多人不可能一口气滑到底,中间至少休息一次。刚一来时肯定觉得累,多花一段时间后慢慢适应了就会觉得增添了无穷乐趣,至少是很过瘾。而且变化多端的地形和雪道,更是令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我们俩来到惠斯勒十年,至今对惠斯勒仍是非常热爱,就是玩的太痛快了。正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两天见到两例奇观:听说过晕车晕船的,没见过晕缆车,可能是惠斯勒的缆车太长,上到山顶就晕了,恶心想吐,这是熟人讲给我们听才知道,不认识的人多了,有多少人晕缆车就不知道了。这是否惠斯勒给外来人的下马威?反正以前从来没听说过。
最近温哥华华人圈子里的户外社团通过微信组织了一个滑雪教练群,加上几个去年来惠斯勒滑雪时互相认识的东部雪友,竟然超过40多人,都是有执照的, 可见中国人滑雪的水平也越来越高。这个群的建立,对推动普及提高华人的滑雪起了很大的作用,是件大好事。

DSC05524_2
04年我见到的第一批大陆雪友

IMG_1968

雪后初晴的后山

IMG_5092

09年5月30日惠斯勒开山的最后一天,滑水塘

P1000043

云雾中的 P2P缆车

P1000112

2010年冬季奥运会的速降雪道旁的免票观众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

惠斯勒其实夏天比冬天好玩多了,风景又好看,气候又舒适,可以玩的项目极多,远超过冬天,可惜就是时间太短,总给我一种没玩够的感觉。

我这个人最喜欢玩水,举凡跟水有点关系的活动都有或多或少的兴趣,当然最喜欢的就是滑水,我指的是尾波滑水(wakeboarding),从96年涉足此项运动以来,前后计买过6条船,包括两个Yamaha的 WaveRunner(水上摩托),一条BayLinner的17.5尺的SternDrive(3升120马力),以及目前在手的Yamaha出的AR19.2喷水引擎船(jetboat,1.8升120马力),还有两个单人皮划艇(一个7尺,一个9尺)。虽说玩了这么多年头,徒子徒孙都有了很多,技术可一点没长进,15年前什么水平,今天还是什么水平,喜欢此项运动的热情一点都没减少,但开始挑剔了:水不清不喜欢,水不暖不想下,略有风浪就摇头,真是越活越窝囊。

不过说是说,玩还是照样玩,以下就是我们今年的视频。虽说我孤陋寡闻,不过在中国人圈子里,我还很少听说有业余玩家能玩尾波双人滑的:这首先就要有船,其次至少得有3个又能开船又能玩水还得技术较好的人,至少在温哥华我是没有见过任何一批华人能像我们这样具备这些条件的了: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

今年4月,惠斯勒又被英国的一家滑雪旅游杂志评为世界第一的滑雪度假地,惠斯勒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评为世界第一了,我这个住在这里10年之久的中国人当然也很得意,庆幸自己选对了地方。

上个雪季(13/14)的雪不太好,只下了9米多(年平均降雪是11米)。这个雪季的预测没提到降雪量,只是说会很冷,不过反正是靠天吃饭,碰运气吧。但以前两年14,16,15米的降雪历史来看,可能还不会太差。

不过今年不同往年,第一个变化,就是雪票价格猛涨,前几年的季卡是1700,今年跳到2000(10月13日以前还可以得到1669的价格)。去年的日票是100,今年跳到120(记住加拿大还要加5%的税),玩起来是越来越贵。

第二个大变化是劣评如潮的惠斯勒山脚到Round House的直达缆车(原来是站不得坐不得只能靠着的)终于换上崭新可以8人乘坐的包厢式缆车,速度可能也快了(原来是22分钟)。

第三个变化是入场再也没有查票的了,全部换成无线扫描门框,只要把今年新制内含晶片的雪票或季卡放在兜里,就可以快速通过入口上缆车或吊椅。

其他小的变化也很多,不过就没有必要一一叙说。值得一提的就是,中国人越来越多。除了不远万里临时来玩的,长住的也多了。加拿大的滑雪业十分发达,仅惠斯勒一个地方的滑雪收入,就占了整个BC省旅游收入的22%,因此加拿大为扩大发展这一收入(尤其瞄准了中国市场),给中国人十年(护照有效期)多次往返的有效签证,方便了中国的滑雪者。去年携程作了很多推广,价格相当便宜,可惜跟他们走的人不多,今年似乎不做了。但从我得到的消息,似乎今年还是有不少的人要来,而且越玩越High:

11月底刚开山,Knight007组织的一个团(12人?)就会来滑个近10天,据我所知这个团组织的是深得惠斯勒省钱的诀窍,不是来滑过几次而且对惠斯勒有较深的了解的人是做不到的。

12月下旬,北京的老石和沈浪等8个人要到BC内陆Revelstock来滑7天2组的雪猫(SnowCat),那是仅次于直升机滑雪的一种滑雪方式,但价钱便宜很多,也非常好玩,据老石介绍,住在Revelstock的一个台湾女子已经连续滑过10年了。结束了Revelstock之行,他们组里的人还要的惠斯勒,有的要再滑几天,有的要再住到3月,然后再去美国滑。2月春节期间,北京老杜小杜和老钟要来参加多日雪猫和直滑,长春的一对滑雪夫妻也要来3日直滑,高山速降等至少也有8个人来参加3日直滑,都是参加Great Canadian Heliskiing公司的活动
3月也有国内和加拿大的12个中国人组织的多日直滑团,也是参加那个直滑公司的活动
国内人对惠斯勒的喜爱已经是非言语可形容的了,在惠斯勒买房的人越来越多,去年我只知道两家人买房,今年我数得出名字的人已经买了至少6套房。甚至有从来不滑雪的人也来买房,但在考察选购的夏季15天内就深深地爱上了惠斯勒,决定今后要学滑雪并且要经常来住,享受这里美如天堂又乐趣无穷的生活。我很得意,又多了很多玩伴,当然都是爱滑雪的人了,不过很多人也被这里夏天的美景和活动吸引,今年夏天就有至少4个家庭的人来找我玩水,相约明年再来的也很多。
加拿大东部的雪友除了短期访问的增多,搬过来住的也很多,那些都是技术水平很高的人,基本上都是考过级的教练。包括中国人里目前所知级别最高的Lupo(刚在新西兰考下3级),其他大斌莉莉都准备今年继续在惠斯勒的滑雪学校任教。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多伦多的熊家一门3杰也搬来,看来中国人占领惠斯勒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IMG_0980 IMG_1209 IMG_1313

IMG_1867

 

在惠斯勒就是汇聚四方雪友,滑完吃,吃完滑,日子过的很快活。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

219团续篇

我本来写东西都能一气呵成,主要是有兴趣和有时间,最近经常是一拖好久,像这一篇2月19日开始的直滑团续篇,竟然拖了两个月才接着写,抱歉,主要是事多和人懒的缘故。

却说上篇讲到219团滑雪的第一天,我因受伤的原因,上午只滑了3趟就退出了,其他人没有我这个伤兵拖后腿,自然是滑得很开心。但有一点确是令人无法非常尽兴的事就是:雪未必非常理想。众所周知,由于今年北美的雪(尤其是西部)下得并不多,往年此时此地至少12米的降雪目前仅达5米,尤其前不久长期不下雪天又暖,形成冰壳,近几天的3米降雪,在冰壳上堆积了厚厚的新鲜雪, 雪质很好,全是超级干粉,又松又厚, 虽说覆盖率很好,但附着率极低,因此雪崩的危险非常高。 在我们去的那几天,BC省的雪崩警告达到了有史以来最严峻的阶段,在这种情况下,直升机公司就不敢冒险, 因此所选择的路线,都是离陡坡远的中级平道,有时同一个地方让人连续滑3,4 趟,不免经常滑到别人滑的痕迹,让我们这批抱着极大期望来滑超级粉雪的人比较失望。

我们住的基地最多可容纳18个人,也就是说除了我们12个中国人外,如满员的话应该还有另外6个人。当天晚饭时我们就见到另一个6人组老外,这批人是多伦多来的,互相都是朋友,而且直滑的资格特老,其中叫Jeff的那个人有超过10年累计200多天的直升机滑雪资格,BC省差不多所有的直升机公司他都去过了,不过他认为最好的还是GreatCanadian。据他讲:直升机滑雪跟其他滑雪一样,也是看天吃饭,雪好就好,雪不好一样滑得不过瘾。如果发生不尽人意需要公司赔偿的话,多数也就是让你明年再来补足此次欠你的落差。

第二天(2月21日),出师不利,大清早就听说飞机出了故障,直滑公司虽采取了各种紧急维修的措施,还是等到10点半时才弄来了一架替补的小飞机。原来公司提供的是能载6个组员的飞机(即加上导滑和飞行员共乘8人的直升机),现在一下子变成少载两个人,则分组就有了变化,原来一架飞机运载18个人的3个组变成了4个组,相对来说等于每组飞行和滑雪的次数就减少了,而且实际路线的选择跟昨天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本来为了尽兴,我们这批12个人都买了无上限落差,即在每天保证4500米的落差额外多滑的落差是无上限的(这是基于去年我们4人在Great Canadian公司最高时曾滑了8000米落差尚有余裕时的计算,认为目前组的团有这个技术和体力的综合能力)。但现在为了照顾4个组都有的滑,结果是飞行时间短,飞的距离近,等待时间长,相对来讲滑的就少,别说额外无上限,连基本落差都不能保证,太不给力了。

总的来讲,今天参滑的人都不太满意,就是觉得不过瘾,回来后颇有怨言。好几个人说如果明天还这样就不滑了。

第三天照样,飞机要等配件从温哥华运过来才能修复,还是用昨天的那架小飞机。中国人马上提出全部罢滑抗议,但考虑到直滑公司至少要8个人才有可能开飞,如中国人不去其他几个老外也就没法滑了,因此我们还是有4个人参加了直滑。余下的8个人就在基地鬼混,但我们也向直滑公司提出了要求经济补偿之事。公司同意考虑,又想到我们8个人都是第一次来Terrace,因此建议让我们8个人乘公司的专车去海边不冻港Prince Rupert(鲁铂太子港)玩一天,还给我们派了一个当地导游,名叫Diana的美女。我们就很愉快地进行了一日游,跑到那个美丽的海边城市疯玩了一圈,吃了久违的中餐,逛了博物馆,喝了咖啡,买了海鲜(很便宜的生蚝),玩得很开心。下午回来后见到参加直滑的4个人,也说滑的跟昨天差不多,说不上很好玩。不过我认为再怎么样也是比我们乱逛好玩,只不过是不想刺激我们罢了。其实我们也是消磨时间呗。

最后一天(2月23日)飞机修好,按正常情况运行,11个中国人(除了我,刘小山夫妻)都去滑了,次数多了距离远了落差大了,但还是远离陡坡树林险境,对这些一心找刺激的人来讲未免太平淡,至少有两三个人说今后再也不滑直升机了。下午滑雪回来后公司结账,我们这12个人每人都有未滑到的落差退款,即我们每天多交了300买无上限落差,按每个人这几天实际滑行的落差退还未滑到的差额。但这笔款仅仅是只能继续在这一公司使用的一笔账,拿不到实际现款,我和Margot每人退了1260.00的Credit(信用额度),如果我们明年再来,可以将这笔信用额度折成付款金额。我们12个人每人退还的Credit不同,大概总额超过一万。但实际上似乎没有一个人在认真考虑明年再来这一公司参加直升机滑雪。为了不至将这一笔Credit浪费,刘小山建议搞一次荷兰式拍卖,即将10000的额度以10%的幅度下降拍卖,如有人接手就出售,如有两人争执则以5%的幅度重新上升,直到出价高者所得。在回机场的汽车上我们就开始了这一游戏,降到50%的时候终于有人出手,刘小山连唱3遍50%再无争执时就由光头李新买下,他可能打算明年带他老婆一起来。

219团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结论是即使是直升机滑雪,也要天气好雪好才行。否则还是不过瘾。BC多家直升机公司对比,可能还是Great Canadian最好。

DSCN0099 DSCN0129 DSCN0137 DSCN0148DSCN0198 DSCN0206 DSCN0215 DSCN0236 IMG_4311 IMG_4402 IMG_4416 IMG_4456 IMG_4494 IMG_4527 IMG_4539 IMG_4556 IMG_4596 IMG_4662 IMG_4751 IMG_4888 IMG_4944 IMG_5021 IMG_5148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

惠斯勒今年的雪在前三个月来讲,确实比不上往年,前几年的年平均降雪都是在14,15,16米左右徘徊,今年截止到2月10日前还只下了区区3米零9公分,令人太失望了(按照我们Local的观点,实在拿不出手)。最悲哀的事还莫过于今年大陆和加拿大联合重力推出加拿大冬季滑雪之旅的活动,大陆来者甚众,尤以春节期间更是如此,虽说雪况极不令人满意,但还是凑合可以滑,主要就是玩雪道了(顺便练练技术),惠斯勒的优越性一点都没有体现出来。但自从2月10日开始,惠斯勒进入雪季,几乎每过三四天就下个50公分,仅仅35天, 惠斯勒的降雪就超过410公分,到今天为止,累计722公分,山中积雪厚度达到264公分,历来最好的季节也不过如此,现在基本上全部可滑地都覆盖着皑皑白雪,让我们这些Local大呼过瘾,最近滑的很开心。

大陆雪友来惠斯勒还是络绎不绝,虽说都是成帮结队的,但基本上都是四五个人一组,最近就见过二毛头,岁月,雪季飞翔,老鹰多多,沈阳狮子等各路雪友,有时一齐滑,有时各行其是。不过大家都很喜欢惠斯勒,玩得很开心。

前几天见到大陆美女Vivian,就跟我在温哥华的雪友们如二狼早就认识,来我家玩的时候又是由我在惠斯勒认识的大陆雪友毛毛带来的。今天又见到一个超模美女白逸,跟我的老朋友军都山老孔认识,类似例子举不胜举,看来天下雪友是一家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也说明滑雪人的世界就这么大。

温哥华雪友很多都早已闻名,今年来惠斯勒的也非常多,说起来很多人都互相认识(跟大陆的雪友们),常常是交混在一起滑,乐趣无穷。但温哥华目前有一个特别重要的趋势就是很多人滑雪特别注意技术的提高,考级的人层出不穷,很多以前只是休闲式滑雪(仅仅为了乐趣)的人如今都参加考级,而且都是从难从严,故意来惠斯勒考。这对于普及滑雪且提高中国人的技术水平起到了非常正面的积极作用。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这些人大部分是大陆人,且年纪都不大(20-40的年龄段)。温哥华滑雪的人日益增多,甚至有年过花甲的老夫妇来学滑雪,大斌就教过这么一对老夫妇。目前总体来讲,温哥华的滑雪趋势是一个良性循环:初学者愿意花钱上课学滑雪,技术好点的人愿意花钱上课提高技术以便考级,这就是普及和提高的动力。对整体加拿大中国人的滑雪进步有不可磨灭的作用,包括单板,很多教练都是单双兼修的。就我所知,其中技术最好的是从东部搬过来的阿慢,当年的世外高人来到温哥华后也准备下水参加考级,他在今年1月两周内一举通过CSIA的一级和二级教练的考试,现正准备参加4月初在惠斯勒举行的3级考试。他的mogul技术是我所见过的中国人里滑得最好的(孙磊另当别论,他是原国家队的专业运动员),通过三级教练考试里最重要的一项就是mogul,阿慢应该没问题。

另外有一个大陆雪友姜小黑值得一提,从11月就住在惠斯勒,已经滑了101天雪了(今年开山也才只有120天),看来是一个玩得比我还狠的哥们儿(95年生的小兄弟),玩单板,已经通过加拿大单板一级教练的考试,正准备考二级,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还要特别提到的就是大陆雪友到惠斯勒来喜结连理的,这真是非常浪漫又极有气质的一个举动。以前只有老外才做得出这么浪漫的事,如今我们中国人也是。12年底曾有温哥华的雪友稀客来到惠斯勒结婚,我当的证婚人,当时在微信上发消息,惹得朋友圈中赞扬声不断。如今这一对北京雪友(东北来的北漂)竟从中国带来婚纱,很简单朴实地举办了这一仪式,我相信是给大陆开了先河。我有幸又成为证婚人,尤其又见到二位为表示志同道合,穿着婚纱跑到冰天雪地里各人拿一块单板合影,挺为这一对小夫妇高兴。我只认识几对都爱玩滑雪的夫妻,技术都相当过得去,就是因为这一运动成为了家庭活动,从而有了共同进步的土壤,对于我这个酷爱滑雪的人,衷心祝愿他们百年如意,活得痛快玩得开心。

IMG_1009 IMG_1053 IMG_1045 IMG_1044 IMG_1043 IMG_1040 IMG_1019 IMG_1011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

今年来惠斯勒的中国人还是不少,虽说少了类似去年一来就住几个月的人,但在这里住个十天半个月的倒是挺多,次来彼往,永远能见到熟悉的中国人在山上或村里活动。最近见过汗滴伞下土带来的一批人在此滑雪,由温哥华一个原国内雪友Knight007的表妹Momo的介绍下,带来了温哥华一大批单双板教练来惠斯勒跟他们一齐滑雪切磋技术,一时间风云四起,搞得惠斯勒好不热闹。这批人果然是以雪会友,来加拿大不仅是滑雪,亦兼有旅游观光品尝美食,玩了个不亦乐乎,得其所哉。确实是深得旅游滑雪之神韵。光从他们组织的时间日程即可见筹划者之用心良苦,年廿六到惠斯勒,滑到年三十跑到温哥华去过年,大吃大喝大玩两天再重回惠斯勒滑雪,还约了不少人专程从温哥华跑来跟他们一起滑。还吃了惠斯勒几块钱一打的生蚝(人均消费100),吃了温哥华40块钱一磅的皇帝蟹(人均消费200),这种吃和玩的豪气就远不是久居加拿大的人能够望其项背的,怪不得连他们自己都说温哥华的人尊称他们为土豪。同时还添置了不少设备,有带高保真度音响设备的头盔,又以便宜的价格买了金鸡的super7,还包括脚跟处可旋转脱离防止膝盖扭伤的固定器等等,总之斩获甚丰。本来预定要参加惠斯勒的直升机滑雪,因这里长期未下雪而作罢。
这批人是利用携程网来订购组的自游团,价格还算相宜。在携程跟惠斯勒管理公司共同组织的惠斯勒之夜的活动中又见到几十个当天刚到惠斯勒的中国滑雪者(都是通过携程定的),听说同样日期同样时间来惠斯勒的客人们因订购的时间不同,价钱竟然相差3000人民币之多,可见提早订购可节约很多不必要的支出。
惠斯勒今年因有加拿大旅游局的赞助,大力推广对中国市场的促销。雪季尚未开始就派了两个教练到中国驻南山雪场(也有可能是军都山)参与互动教学。后来又派了三个教练过去加强宣传力度。似乎效果比较好。弄的中国有那末几个加拿大惠斯勒教练的事家喻户晓。
这一期间还有高山速降带了一个团住在Creekside附近的Nita湖宾馆,因宾馆有自己的交通巴士,非常方便,每半个小时都有车送人去各个缆车站或村里,不耽误滑雪和逛街。他们那个团有一个音乐院的毕业生,曾是女子12乐坊的最早成员之一。我已经见过很多音乐界人士参与滑雪,尤其又是与中央音乐学院有关,总觉得分外亲。
1月25日,北京又有十几个人来到加拿大,先去了BC内陆的Revelstoke,那里有个全北美落差最大的雪场(1700米),又有号称最陡的山坡,最关键还有一个来自沈阳的中国滑雪爱好者老安长住于此,还开了个旅店,见了中国人非常亲,能极尽地主之谊。北京这批人包括后来要跟我们参加直升机滑雪的沈狼,老石,韩宝林等人,他们玩到2月8日就进驻惠斯勒,待参加完219团的直升机滑雪后,直到2月26日才返京。
2月初,还有军都山若干人马来惠斯勒滑雪,其中颇有很多我们早就认识的人重返惠斯勒,包括老孔夫妻等一家三代,矿佬王夫妻,雪中人 ,深圳高军全家,这一批也有十几个人。一直呆到13日返京。本来预订要滑雪猫,因惠斯勒一直没有下雪作罢。结果他们后来还有一些人自己组团去美国,准备去Salt Lake City, Lake Tahoe,Veil等雪场滑雪。
长春的高峰和卢冠宇是2月8日到达惠斯勒,2月19日参加完Terrace的直升机滑雪后同几个人组团去了美国的黄石公园附近,准备滑北美最负盛名的Jackson Hole的最陡出口。这几天那边的雪也不算太好,不知哥儿几个能否如愿。
惠斯勒今年的雪下得真少,到2月10日前只下了310公分,按正常年景,此时早就应该有至少6米的降雪,但从2月11日开始下雪,短短的十天之内竟然下了210公分的雪,惠斯勒真是活了过来,每天山上都是很多人,排队吃早餐的人经常排大圈子直绕到村子中间,去晚了根本不可能排进允许上山的前650人中去,即使上了山排队等缆车也要至少半个小时。雪一下把山上以前未覆盖的地方全遮住了,很多地方都可以滑了,包括我最喜欢的Million Dollar Run,我因受伤最近没滑,老石带着人倒跑了好几趟。还有Garbanzo缆车下的Seppo,也开放成能滑的路线了。这几天没新雪,但下周一又要下大雪,按天气预报(经常不准)且起码持续6天,令人神往(人就是要靠一些明知不可靠的信息来鼓励自己愉快地生活下去的)。从Terrace参加直升机滑雪回来,见到惠斯勒的人个个喜气洋洋,这边滑雪很开心。叶劲曾在网上忽悠问还有多少熟人在惠斯勒,我们回答认识的人都离开了,但这厮来到惠斯勒后大摇手机,居然又找到几个拐弯抹角能跟我们认识的人牵上关系的美女,所以这几天他们天天一齐滑。前天晚上还跑到我家来开Party,竟然其中一人早就跟我在微博上通过话,咨询过惠斯勒的情况。是一个来自上海的美女,名叫Wendy,性格爽朗大方,颇有滑雪人的性格,真有意思。
这几天Lupo参加惠斯勒的三级集训班准备考加拿大CSIA的三级,他去年夏天在新西兰考的三级照他自己说只等于加拿大的2.8级,这也是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远比拉大旗作虎皮去吓唬人的人强太多了。但听他的精深介绍三级的要求后,知道能进入到三级确实是非常不容易,这就是一定要把滑雪(进入滑雪学校)当成谋生的职业才可以做到的,你要忍受季节性转换工作以谋生的痛苦,还要忍受不管风吹雨打(零下30度,或浑身浇湿能拧出水来)都要继续在户外工作的艰辛,还要克服天降大雪别人在畅滑粉雪你却要带着几个不会滑雪的人在山上滑pizza的诱惑,只有进入滑雪学校你才能免费参加培训,技术才能得以不断提高,为继续考级作准备。你才能不断积累教学经验,为高级教学时能针对不同的学员指出症状,原因,矫正方法,改进措施,用同一个基本技术练习技巧让不同的学员从中得到不同的教益。花重金走捷径也不是达不到目的的,例如在雪场住上个几个月,请雪场滑雪学校的4级教练天天给你上私课(惠斯勒的私课是700一天,其他地方也不会比惠斯勒便宜多少),等到时参加考试时那些给你上过课的四级教练们(大部分都是监考的考官)总会网开一面的(有哪个人会否定自己呢)。这一代价起码也是几千甚至上万的加币做铺垫,或者参加几周的三级教练训练营,也是进上万加币的铺垫,只要你不是太笨,训练营结束后总能通过。但总的来讲,不下苦功,休想得正果。加拿大去年全国一共通过10个四级教练,其中西部有3个,包括一个年轻的日本女教练(名叫Hisae,现在惠斯勒教学,听说她考了10次,现在回日本了),东部有5个,当我与Lupo探讨为什么东部教练技术更好时,他的解释是东部雪场小,山低,没什么可玩的,尤其雪道比较短,但落差大,天又冷雪又硬(象冰),因此技术要求更高,否则无法滑,故东部的人练技术远比我们西部的人刻苦(我把象我这么懒的人都代表西部了,可能有些真正的西部人会对我提抗议)。好消息是惠斯勒准备对自己的检票及 票价系统作调整,首先是不再使用检票员,把现在检票员使用的手提式扫瞄器换成类似电子商店出门时的门框式电子扫描仪,将你身上的雪票或季卡的信息全扫描进去(我担心是否会趁机偷读我的信用卡),然后允许你是否通过。第二是越低的缆车收费越低,例如你只在初学者营地滑雪,价钱就相对很便宜,能够吸引更多的初学者来惠斯勒滑雪,否则不管什么人来都是一个价,那每天100多的雪票对初学者来讲就未免太多了。
IMG_2336

在惠斯勒老石,沈狼的租的公寓里吃饺子

IMG_2356

中国人聚在一起就是吃喝玩乐,叫做人生能得几回醉,痛快。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

我曾经早就报导过我们组织了一个4日直升机滑雪团的信息,由于这一活动已在进行中,现进行详细报导:

实际上的中国第四个多日直滑团(为什么我总是大言不惭地称呼我们的直滑团为中国第几团,除拉大旗作虎皮来吓唬人外,也确实是中国唯一名符其实的多日直滑团,骄傲地说是舍我其谁)成立于2013年5月22日,当时我向国内多次参加国直升机滑雪的几个好友提出翌年组织一个多日滑团的建议时获得了极大的拥护和响应,2天之内就组建成功了一个12人的团。由于启程日期是定在2014年的2月19日,故起名为219团。

我们此次报名参加的是位于BC北部重镇Terrace附近的Northern Escape直升机滑雪公司,原因是这里除每年降雪平均达到25-30米外,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个直升机公司被某个权威网站评论成北美第一个最好的直升机滑雪公司,原因我也懒得向大家详细介绍,以免有喧宾夺主之感。总之经过磋商,我们拿到了一个很好的价格。除我一个加拿大公民必须按规定交5%的税外,其余国内(中国大陆)雪友只需交纳2.5%的税即可。大大地为大家节约了弹药。由于报名疯狂,曾经有我最早咨询意向的人被其他立即报名的人顶了下来的事发生过,可见国内现在参与高端滑雪运动的人现在是有多热情和踊跃,证明国内基础大好。这次的价格是包税后6671加币(4天无上限落差的直升机滑雪)。温哥华到Terrace的机票是订购的团体票,每人475加币。

此次最原始的12个团员包括:我,我们家Margot,刘小山,韩霏夫妻,长春高峰,王立新夫妻,新西兰翎子,长春卢冠宇,长春光头李欣,东北未定名的某人,北京石春元,沈狼。其中大部分人都参加过多日直升机滑雪。后来由于情况有变化,王立新要带孩子到北京看病,其名额被沈阳李东辉顶替,最后确定的东北未定名人年被北京韩宝林取代。

由于刘小山的腿(膝盖部分)严重受伤,怕影响其他人的滑兴,找了两个替补参与这一活动,其一是惠斯勒的May(单板好手),另一个是上海的大鸟。其实我们219团早已是伤痕累累,伤病员充斥其间的一个团,其中高峰在2月初就右腿韧带扭伤,卢冠宇也是面部三叉神经正在治疗期间。沈狼的左腿韧带在11月底北大湖滑雪时即扭伤,我就更惨,12月25日圣诞那天在惠斯勒Dave Murray路线下山时高速拐弯时失控摔了个Yard Sale,基本上浑身受伤尚未痊愈,又于2月11日在惠斯勒的Glacier缆车顶部附近摔了个极惨,当时甚至连呼吸都停止了,幸亏同滑的高峰和卢冠宇及时找到了一个经验丰富的急救人员把我救活,虽然现在感觉无甚脑震荡后遗症,但所有的医生都严格拒绝我参加这次即将成行的直升机滑雪。我现在两次摔伤的累计后遗症最主要是左腿侧韧带扭伤和左肩的臂关节环受伤,最近每次滑雪时左腿都带着双侧有钢条的防止测扭伤的护膝。左肩就根本用不上力,拿杖只是摆设,毫无维持平衡的的功能和作用,更不要说点杖拐弯了。严格说就是一半人是残废的。

2月19日下午5点13位(有一个刘小山的替补,另一个买不到通行的机票,将于两日后另行到达)参加直升机滑雪多日团的成员们齐聚于温哥华机场,乘加拿大航空公司的内陆飞机飞往Terrace。7点多到达Terrace后由Northern Escaoe公司的大客车接到Yellow Cedar Lodge基地。经过简单地介绍后,我们分成两个组,准备参加第二天的直升机滑雪。

这里的飞机是除飞行员和导滑外可载6个乘员的直升机,故我们12个人要分成两组。分组是有很有学问的一件事,必须由相同技术水平和体力的人组成。这次来Terrace的13个人,除了李欣,我是跟其它每个人都一起滑过,因此基本上了解每个人的技术能力。所以分组就由我主持,我将刘小山,高峰,李欣,卢冠宇,石春元,沈狼6个人分成一组,剩下我,李东辉,韩宝林,和3个女将(翎子,菲菲和我们家Margot)一齐滑。同时还要将我们所免费使用的雪具按每个人的要求经行调整,需要提供每个人具体要求,如板的长度,固定器距离(雪靴的长度),力度,杖的长度,单板长度,固定器角度,距离等,还要称重量,决定飞机的均匀配重,很复杂繁琐的一大堆事。

2月20日早7点起床,7点半吃相当丰富的早餐,然后就要填各种表格,还要进行天气和雪况分析报告,雪崩救治处理,如何使用雪崩探测仪,探杆,救生铲,气囊,对讲机的培训(注意基本上所有的内容都要由我翻译成中文,因此耗费了更长的时间),直到10点以后才终于有机会登上飞机到山上参加滑雪。

其实我是11日摔伤的,为了试验我的实际能力(既我能否参加19日的直升机滑雪),18日我就在Margot的监督保护下上惠斯勒滑过雪,由于新雪并不太厚,仅有薄薄一层,所以对我来说操纵还不算太困难,虽说左臂用杖形同虚设,但脚底还算稳,所有基本动作和要求都感觉无甚困难,因此觉得我还是能够应付即将到来的多日直升机滑雪。绝对舍不得放弃这一筹划几达一年之久又是重金堆砌的机会,尤其是想到这么多高手一齐聚会,太难得了。

岂料人算不如天算,我的左腿实在是没有足够强健的能力应付厚厚的粉雪(需要较大的扭力来机动运行),我在午餐前短短的三次滑行中就因为左膝不胜扭力的负荷而摔倒4次,由于左肩又不能用力,自己根本不可能站起来,全靠各位雪友们帮我除掉固定器,又推又抱地把我搀起来,想我180磅的体重,深陷在厚可过胸的粉雪中,把我从雪中救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再帮我在厚雪中穿上雪板,方告一段落。经过这几次折腾,我才真正心悦诚服地认识到我是无法参加这次直升机滑雪的:我平常一贯争强好胜,主观武断,margot明知我欲滑4天是不可能的,但又不愿跟我正面冲突来阻止我的盲动,只好任我自己经实践后心服口服地得出这一对我来说是痛苦但又是切合实际的结论。因此中午饭前就乘坐回来加油的直升机返回基地,结束了我的个人直滑。

原来刘小山和韩霏觉得自己的体力不行才找了替补来替他们各滑两天,如今我多出了已付款的3天,可以让来替补的人和刘小山多滑几天,不致浪费也是好事。(尚有续篇)IMG_2339

我的救命恩人Joe和他的女朋友Susan

DSC01614

 

我们就是乘加航的这种国内线的小飞机去Terrace的

PIC_0011

 

我在上午乘机前

PIC_0009

 

几个团友的小合影

IMG_2367

 

滑后的泡热水池

DSC01633

 

12个团友与国旗的合影

Posted on by chen | Leave a comment